188体育

乐视、暴风相继折戟体育版权还是个好生意吗?

2019-08-09 06:28 188体育

  188体育巨头纷纷入局体育内容产业,资本市场的血雨腥风里,暴风和乐视已经出局,万达还在生死的边缘徘徊,花费15亿美金取得NBA未来五年版权的腾讯体育尚在盈亏边缘艰难试探,体育内容这门生意到底该怎么做?

  自2014年国务院发布46号文以来,体育产业借助政策激励与资源集聚,迅速成为新经济风口,五年间展现了非常强劲的发展势头。作为国民经济的新增长点,体育产业在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生态效益等方面的综合发展效应突出。

  面对庞大的体育产业市场,尚待挖掘的强劲潜力,所有人都想分一杯羹,而各大巨头顺应政策红利,纷纷加入体育内容产业。但截至目前,我们尚未发现成功者,倒是已经垒砌起了堆堆白骨。

  暴风的彻底陨灭和当初他收购的MPS息息相关,2016年,暴风集团联合光大证券旗下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设立浸鑫基金,以2.6亿撬动52亿元,收购了国际体育版权代理巨头MPS 的65%股权。

  MPS是一家欧洲体育媒体版权经纪公司,其版权资源曾囊括2018及2022年FIFA世界杯、2016年欧洲足球锦标赛、意甲联赛、英超联赛、西甲联赛等著名赛事。彼时,MPS的估值高达14亿美元。

  当时风风火火的明星收购案例,然而,收购后不到二年半的时间,MPS宣告破产清算。2017年10月,MPS自创立以来首次失去意甲版权。2018年7月27日,意甲因3800万欧元的未付费用起诉MPS。阿森纳足球俱乐部和国际手球联合会也终止了与该公司的合同。

  2018年,暴风第一季财报显示:暴风的流动资产总额只有18.29亿元,但流动负债却高达19.75亿元,冯鑫的质押率已高达95.35%,收购时缺乏认知,只看到光鲜外表,忽略盈利能力,MPS在被暴风收购后,带着暴风一步步迈向死亡的深渊。

  而乐视体育从高光时刻到一地鸡毛,用的时间也不过三年。这家成立于2014年的公司,恰好赶上了2016年资本市场的繁荣。当时,市场上泛滥的资金吹起了互联网体育的泡沫,促使乐视体育融资十分顺利。

  乐视体育成立之初,走的就是高举高打的路线亿元,宣称要打造“IP运营+内容平台+智能化+互联网服务”的全产业链体育生态型公司。

  27亿元签下中超联赛两年独家版权,1亿美元买下亚冠、12强赛版权,7000万美元买下世界杯香港地区版权等,一共拿下了多达310项赛事版权,其中72%是独家资源。在赛事转播权上,当时诸多视频网站都无法与乐视体育相提并论,这其中甚至包括腾讯视频。

  导致乐视体育资金紧张,缺钱的乐视体育,在体育赛事版权市场,先后失去了亚冠、中超等核心版权,世界杯更是一场没播就折价4000万元卖给了李泽楷,随后与ATP的五年版权合同也已终止,辉煌时期加入的体育圈名嘴黄健翔、刘建宏也先后离开。乐视体育用13.5亿购买中超版权,但只实现了5000万营收,亏损13亿。

  想做体育媒体,也想做赛事运营,还想建设体育小镇,和以往的所有体育产业公司完全不同,其他公司一般专注于做产权或运营,而乐视体育试图打通体育产业的链条,想抓的太多,最终一切都从手掌里流走。2

  万达体育上市之路一波三折,上市定价更是从最初的12-15美金降至9-11美金,而最终定价仅为8美金。

  首先以4500万欧元收购西甲马德里竞技俱乐部20%的股份;随后万达以10.5亿欧元获得盈方68.2%股权,盈方是全球最大的体育营销和媒体制作公司之一;而后万达又以6.5亿美元并购WTC 100%股权,这三桩并购构成了万达体育的核心资产。

  一、万达体育市值不足以覆盖公司并购成本。二、万达体育的债务规模之大已持续呈现资不抵债的局面,资金周转压力巨大。三、在未来发展层面,风险一是万达体育旗下的盈方所拥有的赛事转播权陆续到期,有可能无法顺利续约;风险二则是万达体育认为自己在国内、外均面临着一众实力强劲的竞争对手。

  它不仅无法为中国体育产业融资这一世纪难题提供破解思路,而且受限于政策,其所采用的“买买买”的公司并购路线和“高负债高周转高杠杆”的资产处置模式也在不具备可复制和可推广性。3

  第一、腾讯在内容层面的专业化运营能力堪称国内最顶级,这也是NBA最看重的一点。第二、腾讯旗下信息传播矩阵的阵容豪华程度、覆盖广度和深度在国内无人能及,腾讯不仅拥有数量最多的用户,而且还能够为用户提供最优质的内容和体验。

  NBA给腾讯体育带来了巨大人流群体和巨大的消费群体,不过,新的5年NBA独家版权,对于腾讯也是有压力的。如何把高价的版权在五年之内消化、如何分销给会员、观看的费用如何确定都是需要关注的问题。

  放弃全面撒网战术,攻其一点,抓住粉丝集中净值相对高的核心项目,投入核心资源进行突破,从而最终实现体育内容平台的全胜突围。

  虽然腾讯拥有丰富渠道,但由于国内付费观赛模式尚未成熟,所以需要靠开发其他商业模式来弥补版权收益。

  在中国体育产业5万亿规模的大未来里,互联网体育平台是必不可少的组成要素。谁能在新时代探索出版权开拓之路,谁就能拥抱这片万亿级的行业未来。在竞争的压力下,对于商业逻辑的探索无疑还会是行业的重中之重。4

  历经长达四十年的发展,ESPN已拥有丰富的内容矩阵,包括19个体育新闻节目,8个谈线个体育赛事直播权等,通过8个电视频道向外分发。会员费和广告收入是ESPN收入的主要来源,2017年会员及广告收入合计到101亿美元,其中会员费收入占比79%。

  ESPN快速发展期,收入的高速增长来源于会员人数和订阅费分成的共同拉动。

  因此,收入端的快速增长叠加成本端的相对可控,导致ESPN盈利能力在此阶段的持续提升。

  近年来,硅谷巨头如Facebook、Amazon也加入到版权争夺的行列中,2018年ESPN+的上线,宣告ESPN正式进入新的时期,通过数字化转型直接应对外部竞争,不过电视渠道仍是ESPN的主要收入来源,因此ESPN+仅是对ESPN整体业务板块数字化方面的补充,目的是吸引已经放弃有线电视订阅的用户。

  受制于国内电视端的付费习惯,电视体育的发展盛况难以再现,但是国内企业有望绕过电视体育, 直接进入流媒体体育时代。

  由 ESPN 初创期发展历程可知,初期的版权购买及之后的运营,需要大量的资金作为支持,例如,曾经向 ESPN 输血的 Getty 集团及 ABC 电视公司,只有渡过亏损期建立起行业影响力后,才能通过自身对下游的议价能力,逐步实现盈利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