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

188体育:文化金融助推产业发展的宁波经验

对于文化产业而言,如果说文化是其灵魂,那么金融便是其血脉。金融对文化产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支撑作用,不仅能够解决文化企业的投融资问题,还能促进资源优化配置,推动产业...

  对于文化产业而言,如果说文化是其灵魂,那么金融便是其血脉。金融对文化产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支撑作用,不仅能够解决文化企业的投融资问题,还能促进资源优化配置,推动产业升级。当前,宁波通过创建国家文化与金融合作示范区,并搭建多层次、多渠道、多元化文化产业投融资体系,完善文化金融体系架构,以提高服务宁波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能力。

  自2014年以来,宁波市坚持市场主导、政府推动、规范发展、合作共赢,率先提出创建国家文化与金融合作示范区,集中优质资源先行先试,促进文化金融深度融合,扶持文化企业快速成长,取得积极成效。

  宁波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文化与金融合作示范区建设,注重顶层设计,努力营造良好的融资环境。

  把文化产业作为全市重点产业,先后印发了《宁波市文化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5—2017年)》《关于加大政策力度深化科技金融融合和文化融合合作的意见》等政策文件,为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明确了方向;

  把创建文化金融合作试验区写入市政府工作报告,启动实施金融服务体系构建工程;

  为及时释放相关政策红利,宁波市建立多部门沟通协调机制,定期研究文化金融发展问题。

  □ 创新文化金融组织形式。鼓励银行以专业支行、特色支行、专营事业部等形式建设文化金融专营机构,大力优化银行信贷服务。农行宁波市分行在全国农行系统和宁波金融系统内组建了首家文化创意支行,至2018年底,文化创意支行累计与上百家文创企业建立业务合作关系,贷款余额达10.2亿元。同时,鼓励银行金融机构大力推出文化金融服务专属产品,构建差别化授信体系。截至2018年底,各金融机构累计开发文化金融创新产品168项,如农行的“文创贷”、工行的“股权质押”等,为8000多家文化企业和百余个文化重点项目建设提供了融资服务。

  □ 建立健全文化产业信贷风险缓释机制。通过加强金融与财政政策协调配合,设置风险资金池并采取“共担”形式,对文创企业融资风险化解提供保障,让金融机构敢贷、能贷、愿贷。市、县两级政府联合有关银行、保险机构共建文化产业信贷风险池,由政府出资,合作银行授信,保险机构提供保证保险。

  □ 推行“文创+保险”“旅游+保险”。发挥宁波建设国家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优势,推动保险创新政策在文化领域落地实施。推广小额信贷保证保险服务,客户免抵押免担保,只需通过保单即可获得低成本融资,解决无固定资产抵押的文创企业融资难问题。

  □ 发挥财政资金的激励引导和杠杆放大效应。市财政出资2亿元设立文化产业基金,主要投资市内文化企业和文化重点项目。除政府性基金外,全市还有专注文化产业投资的民营基金4只,资金总规模10亿元,带动文化产业投资超过20亿元。

  □ 繁荣文化产业资本市场。一方面,支持文化领军企业在主板市场上市和并购重组。2000年,宁波首家文化企业在主板上市,全市现有沪深两市上市文化企业7家,共募得资金100多亿元。同时,有多家企业进入IPO上市辅导期。另一方面,创设区域“文化创意板”。2018年1月,在宁波股权交易中心开设全国首个“文化创意板”,构建文创企业集中展示、培育孵化的综合载体,目前已挂牌文创企业达118家,撮合间接融资近6000万元,22家企业先后获得私募股权融资1.58亿元,年轮映画、甬派传媒等5家企业成功转板至新三板。全市新三板挂牌文创企业已达24家。

  □ 畅通民营资本参与文化金融合作的渠道。2015年,市政府将民营的民和汇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改组为宁波市文创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政府以注资方式支持小贷公司业务发展,至去年底累计发放贷款2.1亿元。由民营企业宁波民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建成的民和文化产业园,组建文化金融服务中心,设立文化金融超市,累计发放贷款1亿多元、担保5200余万元、风险投资1800万元。

  □ 打造“文化+金融”展会平台。连续举办4届的中国(宁波)特色文化产业博览会,每年搭设“文化+金融”展区,近50家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带着特色产品与创新服务集中参展,累计与100余家文化企业达成信贷合作意向。2019年文博会期间,参展金融机构接受企业咨询1200余次,洽谈企业近100家,对接项目25个,达成意向融资金额超过15亿元。

  □ 构建政府、企业、金融机构交流平台。2014年,举办政银企文化金融合作推进会,促成11个项目与8家金融机构达成融资意向66亿元。2017年,多部门联合开展文化产业与金融资本对接会暨“文化金融走一线”活动,汇集金融资本主动对接文化产业发展的投融资需求,吸引30余家金融机构和200余家文创企业参加,17个项目现场签约,签约金额达5亿元。2018年,举办文化产业创投大会暨文化金融论坛,探讨搭建内容生产企业、供应链运营企业、金融资本机构之间三方对接与合作平台。

  ▲ 2018中国(宁波)特色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现场。新华社记者黄宗治/摄

  宁波推动文化金融融合发展,要着眼解决“信息不对称,风险难控制,服务不专业、政策不完善”等现实问题,以创建国家文化与金融合作示范区为目标,深化文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搭建多层次、多渠道、多元化文化产业投融资体系,完善文化金融体系架构,提高服务宁波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能力。

  □ 构建文化产业投融资服务平台。整合文化企业与银行、股权中心、产权交易中心、保险、信托等相关主体供需信息,建立文化产业投融资信息共享服务平台,定期或实时更新投融资、政策信息等。同时,建立金融机构协同服务机制,完善文化金融市场信息系统。以银行为中心,建立连接保险公司、租赁或担保(再担保)公司、信托公司、证券公司、基金公司、天使投资、风险投资、产权交易中心等相关机构的信息共享和互动平台,形成互助式战略联盟关系,整合文化金融市场主体及交易数据,协同发挥对文化企业融资的综合服务功能。

  □ 完善“两库建设”。“两库”主要是指文化企业和个人信用数据库及企业基本信息标准数据库,通过完善“两库”建设,为银行、相关金融机构及风投等其他民间投资主体提供企业可靠信息,为文化企业融资增信。

  □ 推进线下文化金融对接会。188体育继续推进“文化金融走一线”等活动,支持鼓励各区县(市)文化产业相关管理部门或行业协会组织各种形式的线下文化金融对接会,形成长效机制。

  □ 建立银行、担保公司、保险公司等机构联动机制。推动保险、担保公司为融资企业提供保险和担保,为文化企业授信,形成银行、保险公司、担保(再担保)公司等金融机构的联动效应。

  □ 完善风险资金池和担保基金。在现有基础上,继续探索由政府、金融机构及相关企业等社会资本共同出资,建立文化融资担保基金或贷款补偿基金(风险池),合理分散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信贷风险。

  □ 建立文化企业无形资产评估体系或机构。依托现有资源,联合有影响的、相对权威的资产评估公司、银行、高校科研机构、产权交易中心等,通过自建或合建等方式,建立文化企业无形资产评估体系或机构,促进文化项目或产品的价值确认和交易流转。

  □ 提升文化金融机构的专业化水平。提升银行、保险、信托、证券等金融机构文化金融服务专业化水平,激发金融机构服务创新动力。

  一是在农行文创支行、工行文化金融配套服务、民和汇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等基础上,进一步优化提升文化金融服务专业化水平,在机构设置、人员配置、产品供给等方面实现专门化、专业化;

  二是成立专门的文化银行或文化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专业提供文化产业相关融资和保险服务;

  三是进一步完善、提升文化产业相关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融资租赁公司、典当行、商业保理公司、资产管理公司、投资公司、众筹公司以及宁波市股权交易中心、产权交易所等相关机构的专业化水平。

  □ 创新文化金融服务模式和产品。随着专业化提升,尝试突破传统以银行信贷评估为主的债权模式,探索以股权为主的资本市场模式及产品创新,将项目/企业市场前景、版权商业属性、对赌条款、团队稳定性等因素纳入评估体系,培养新型文化金融专业化人才、投资者及服务商,如股权投资服务商等。

  □ 完善股权、产权交易中心等平台性配套服务机构。进一步完善提升宁波市股权交易中心文化创意板块和文化版权交易中心等区域性平台机构,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的比重,激发宁波本地文化市场活力,为文化企业提供多层次股权融资市场。支持中小微文化企业依托多层次资本市场融资,扩大各类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及集合债、私募债的发行规模。

  □ 引进更多全牌照金融控股集团,探索互联网文化金融服务平台建设。全牌照金融集团可以支持更多文化金融产品创新和更全面金融服务,因此,需要大力引进全牌照金融控股集团,支持持有互联网金融牌照的企业如阿里、腾讯、平安银行等,针对文化企业特点,设计创新金融产品,为文化企业提供更好的金融支持和服务。

  □ 建立文化金融人才培训机制。联合高校、银行、文化企业、政府相关管理部门等不同主体,建立文化金融人才和业务培训机制,为文化金融发展提供智力支持。鼓励法律、会计、审计、资产评估、信用评级等中介机构人员为文化金融合作提供专业服务。

  ▲ 观众在2018中国(宁波)特色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的“一带一路”国际主题馆拍摄展出的文创产品。新华社记者黄宗治/摄

  □ 进一步整合完善文化金融政策支持体系,创新文化金融扶持模式。围绕债权和股权两种模式,发挥国有资本引导作用,通过财政、税收、金融等“政策组合拳”,积极推进股权投资引导机制建设,完善相关政策,构建差异化、多层次文化产业投融资体系。

  □ 深化改革,放宽市场准入。鼓励民间资本以独资、合资、合作、联营、参股、特许经营等多种方式进入文化领域,参与国有文化企事业单位的转企改制。支持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文化产业银行,为文化产业发展提供专业化的金融服务。

  □ 提高对文化金融融合特殊性认识,坚持价值导向优先。资本的逐利本性以及文化产业生产的精神性要求在两者融合过程中必须坚持价值判断优先,而不能以“利”当先。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本身就内含强烈的价值指向,这是政府在文化金融治理过程中必须把握的一点。